随笔

你想要的未来,终有一天会实现。

文/夏晏

夏晏,记者,旅行媒体人。

本文选自《我不知道会遇见你,真好》

1

莫妮卡是我供职的学校的校长,这个学校在金边有许多分支,老板是她的姐姐,她只负责管理我所在的这一家分校。她非常年轻,看上去只有二十四岁左右,有一次我问她:“莫妮卡,你多大啦?”她笑着回答我:“你不知道问女士年纪是很不礼貌的吗?”

平时她经常与我们一起吃饭,并且只要是她带我们出去,一定是去一家新的餐厅。金边有一家素食餐厅,味道非常好,最开始就是莫妮卡带我们一起去的,后来我和一可常去。莫妮卡胃口很小,每次吃饭吃一点就够了,或许这也是她身材会这么好的原因之一吧。

她对工作的要求很严格,我们平时上班是不允许迟到的,上课也需要穿正装,至少也要是衬衫加西裤。当地的老师和她自己,只要在学校,几乎都是穿着西装套装和高跟鞋。学校里没有空调,但是我很少看到她脸上流汗,这也让我觉得她很神奇。

她 更神奇的地方在于,她还会说一点点中文,也基本能听懂简单的中文会话。后来我才知道,现在几乎所有的柬埔寨小孩每天都需要上三所学校,一所英语学校学英 文,一所公立学校学基础知识,一所中文学校学中文。莫妮卡原本就学过中文,再加上她姐姐曾在中国工作过,她说得流利也就不奇怪了。

在金边我生了一场病,病愈之后,不知道是巧合还是校长莫妮卡刻意为之,我回学校当天她就宣布这周末要带我们和所有学生一起去大皇宫和国家博物馆游览。学生们当然很开心,这对我和一可来说也是意外之喜。

那天早上我刚回学校上课,才进教室,全体学生都站起来为我鼓掌,一旁的班主任说:“他们都很想念你,你没来那两天他们一直在问你去哪儿了。”下课的时候还有学生送我礼物。

我在休息室和莫妮卡聊天:“莫妮卡,你们对我太好了,学生已经让我很感动了,你还要带我们出去游玩,我都想多请几次假啦!”

莫妮卡笑得特别开心,然后说:“你要是多请几次假,我就只带一可一个人去餐厅吃饭,不带你了!”一下子戳中我的死穴。

两日后的早晨,我和一可第一次在早上八点以后出现在学校门口。学校雇的大巴车已经到了,等所有学生都到齐之后,满满一辆大巴再加上两辆小巴的学生浩浩荡荡地上路了。

或许是为了照顾孩子们的兴趣爱好,我们先去了一个户外动物园,然后才去了皇宫。

柬埔寨的国王和王后很受民众们的尊敬和爱戴,在金边几乎到处可以见到他们的巨幅画像或者照片,皇宫的宫门上也挂着大大的照片,许多当地人会坐在皇宫外的广场上喂鸽子。

孩子们到了这里都很激动,老师忙着维持秩序,我和一可拿出了相机,引来好多小朋友要与我们合照,到后来老师们也都凑了过来拍起了全家福。

从皇宫离开之后,我们步行去了不远处的国家博物馆。柬埔寨的国家博物馆对当地的小朋友免费开放,但外国人则需要门票。莫妮卡不仅帮我们买了门票,甚至还花钱帮我们叫了英文的导游。

柬 埔寨的国家博物馆与国内的不同,它是开放型的,整体的建筑是一个回形结构,中间是花园和休息区,外围的走廊里依次排列着所有的展品,以楼层高度作为区分。 博物馆内的人也各种各样,有在佛祖前跪拜负责香火的和尚,有拿着材料绣着刺绣的手工从业者,甚至还有小孩子在里面贩卖供奉神灵的鲜花。我捐了一点香火钱, 向佛祖叩首,那位年长的和尚大师在我的脖子上挂了一个花环,还送了我几支白色的花去供奉其他的神灵。

我拜完佛祖就找不到一可了,于是就一个人闲逛着,碰到了同样是一个人的莫妮卡。她带着我绕啊绕啊,终于绕出了展览区来到了休息区,我们买了两瓶冰水,一边喝水一边闲聊。

看到学校里有一对老师情侣在其他老师的起哄下拍了合照,我问她:“莫妮卡,你有男朋友吗?”

莫妮卡瞪了我一眼说:“难道我长得不好看,看着不像有男朋友吗?”

“怎么会!你这么漂亮!”我赶紧说。

她哈哈地笑了起来,然后说:“我有男朋友的。”

“那我怎么从来没见过他啊?你工作这么辛苦他不心疼吗?”

“他偶尔也会来看我啦。”

“他从事什么行业的啊?”

“NGO(非政府组织)。”

“哇,NGO?太棒啦!那你们打算结婚,以后一直在一起吗?”

“当然,谈恋爱之后一定会结婚啊。”她回答得理所当然。

“你就这么肯定?”我一边喝着饮料一边说。

“是啊,难道你们中国人谈恋爱的时候付出许多感情之后还舍得离开吗?”她问我,用的是“舍得”这两个字。

我说:“当然舍不得。”但我有后半句没说——有时候舍不得并不意味着不要分开,这世上我们舍不得的事情多了去了。

周一的时候我们去学校,居然一整天都没有见到莫妮卡,我和一可都觉得很意外。第二天一直到中午休息才再见到她,才知道她是去见了男方的家长,叔叔阿姨很希望他们能早点结婚生孩子,但是她还想再为事业奋斗几年。

正好是放学的时间,我们要等所有学生都被家长接走才能去吃饭。我看着外面那么多欢快的小孩子,忽然想起来问她:“你是很喜欢小孩子吗,所以才会愿意做校长?我感觉你真的很辛苦啊,要天天和小孩子一起。”

“你不也是一样!你现在也每天和小朋友在一起啊!”她指着我说。

“可是我只在这里一两个月,你要一直做校长哎!”

“其实也不是,我的梦想是去读大学,学计算机。”她说。

“真的吗?我以为你读过大学了。”这话说完我就后悔了。

她并没有在意:“没有的,我一直很想读大学,但是没有去读。之前家里很穷的,我姐姐从中国回来开学校之后才好起来。”想起往事她还是有点唏嘘。

“那要趁这几年赶紧去读书,等有了小孩子再去读书就很麻烦了。”

“嗯,我知道的,我要去读计算机,那是我的梦想,现在我也一直在努力自学呢。”她又开心起来。

随后,她又补充道:“不过现在还不行,还要再等等。”

我看着她,她满眼都是期待的光芒。

2

在暹粒的第一天,我从酒店预订了三天内载我们绕吴哥窟游览的突突车(类似国内载客的三轮摩托)。那位司机,我已经不记得他叫什么了,他是个很任劳任怨的人,我们这辆车上足足坐了五个人,所用的电量肯定是不同的,但是我们原先讲好的价格和市场价一样。

在某个不知名的寺庙废墟停留时,我因为太累就没有和同伴一起下车游览,坐在车里和他聊天。他看起来好像很困的样子,我问他:“你昨天几点睡的?”

“夜里两点。”他回答,“我晚上回去还要再多带点客人,这样才能多赚点钱。”他脸上满是憧憬。

看他这副样子,我问他:“你很辛苦,每天要工作那么长时间。做突突车司机多久了?”

“才一年。”他坐起来回答我。

“啊?你今年应该不小了吧?”我以为他应该做了很多年突突车司机了,看他的样子应该有二十六七岁了,“那你之前呢,没有在工作吗?”

“没有,之前我在马来西亚念大学。”他说着,拿出了一瓶水给我,我想问他是不是要钱的,他好像看出了我的想法,说,“不要钱,送你的。”

我拧开瓶盖喝了口水,很诧异地问他:“你为什么会回到暹粒做突突车司机?你明明可以有其他更好的工作机会的。”

他没有马上回答我,直愣愣地看着远处我的同伴们。过了一会儿,他说了一大串英文,夹杂着当地的语言,我也没太听懂,但看他情绪不高的样子,我便没有再问。

吴哥窟很美,大片的废墟,大片的热带植物,那些有着漫长历史的石堆就这么堆放在一起,上面长满了青苔,一片片的绿色好像埋下了什么不为人知的心绪,也藏着一点隐秘。

接 下来的两天,在游览的过程中,我都会抽出点时间坐在车上和他聊天。我们不聊天的时候,他会拿出一本我看不明白的专业书阅读。后来同伴问我和他在车上聊些什 么,我告诉他们他以前是大学生,他们都觉得不可思议。是啊,当然不可思议,作为国内顶尖大学学子的他们有自己的骄傲,哪怕看到自己曾经的校友去卖猪肉创业 都会感到不齿,更何况是对一个曾经是留学生却甘愿回家开出租车的司机呢?

在他们眼中,这样的人即使有再多的理由都不能成为理由吧,他们一定认为他是不上进,仅此而已。

可是,如果有选择的话,谁愿意过这样的生活?

一天晚上,我一个人去酒吧喝酒,路过Blue Pumpkin(蓝色南瓜)的时候突然想吃冰淇淋,在店门口我又碰到了他。

他坐在自己的突突车上,一手拿着法棍三明治,一手拿着一本书。他看书看得入神,时不时还会记一点笔记。我买了两份冰淇淋走到他面前的时候他吓了一跳。

“先生,你怎么在这里?”他推辞不过,接受了我的邀请。

“我来买冰淇淋啊,没想到遇到一个那么用功的好司机。”我笑着说。

他的脸微微泛红,低下头挠了挠,一下子不知道要说什么。

“在读你们专业的书?”

“是的。”

“为什么当初没有继续读下去而是回来做司机呢?”我顿了顿,终于问了这个问题。

他抿了抿嘴,欲言又止的样子。

“你不想回答也没关系,我只是好奇而已。”我说。

“不,不是的。”他急忙回答,“我没有那么多钱的。”

一声叹息。

意料之中的答案,我没有再说话,他也沉默着。

外面的街道灯火通明,人来人往,到处都是来做Massage(按摩)的外国人。人们穿着各色的衣物,在酒精跟美食中沉醉。这个世界看不到太多人的悲伤,也看不到他们的无奈,我们眼见的歌舞升平掩盖了苍白现实中的一切。

满眼望去都是欢欣与鼓舞,有多少思绪可以留给与你错肩的人呢?

我看着他的眼睛,里面倒映着彩色的霓虹,我说:“明天我要走了,你要继续加油哦!”

看到我起身,他一愣,突然说:“我会再回去继续读硕士的,我喜欢我的专业。可是现在还不行,还要再等等。”

我回过头对他笑了笑。

“我相信你。”

3

一 个出租车司机载了一对父子去电影院,路上他们就聊天。司机说:“我从来没去过电影院,也没有带我儿子去过。”那个孩子很天真地问他:“为什么呢?”司机 说:“看不起啊。”坐在后座的父亲觉得司机在开玩笑:“三十多块一场的电影怎么会看不起呢?”司机说:“兄弟,你不懂,像我们这种人,吃的就是时间饭,看 电影一来一回三个小时,电影票是不值多少钱,可是这三个小时我得少赚多少钱啊!”

我想起这个故事,是想说,我们在自己原先被预定好的人生中,是没有办法真的对别人的生活感同身受的。每一个人在追求自己想要的东西的道路上,一定会遇到那么点困难,这些困难是无法与外人诉说的。

就像我们永远无法理解对有些人来说看一场电影是一种奢侈,我们也同样无法理解为什么会有一些人吃一顿饭就要几万块。

想 起之前有一次给学生上课,我布置了一次现场的演讲,主题是“我的梦想”。许多小朋友都说“我希望能去做医生”或者“我希望能去做老师”,似乎对他们来说这 个世界上只有这两个职业一样。后来我才知道,在柬埔寨只有这两种职业收入是最稳定且相对较高的,他们从小被灌输这种观念,就和我们从小被教育“清华和北大 是最好的学校”一样。

只是可惜,他们中的大部分人,可能上完几年中学就不会再继续念书了。

更何况,是这么奢侈的梦想。

我忽然觉得可以理解他们,为什么他们一直在说“现在还不行,还要再等等”。对他们来说,此时此刻,养活自己,先满足温饱,让生活进入正轨,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而对于一个从小生活在物质条件匮乏的环境中的人来说,如果他有一定的上进心,那么当他开始赚钱之后,只要有一个月没有出来工作,没有收入,他往往就会陷入一种巨大的不安全感,这种不安全感如影随形,逼着他们继续谋生。

至于梦想,相对于生存是多么的微不足道。

在这个世界上,我们每个人都是平凡的、微不足道的一粒尘埃。

但哪怕是尘埃,也希望自己落在一块明亮宽敞的地方,这样的话,如果有一阵风,就能在阳光下看到自己跳舞的身影。

你所见到的这一切努力,每一个用力生活的身体,每一个执着追求的灵魂,他们所做的一切付出,都是因为不甘于已有的人生所做的一点点反抗。

是我们每一个人的平凡人生里,最了不起的英雄梦想。

(0)

本文由 V泡网 作者:Lefat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梯子铺SS

热评文章